海善时官网-HIV DNA艾滋病匿名检测平台

menu导航
首页科普知识「大咖专栏」HIV-1 核酸检测临床应用

「大咖专栏」HIV-1 核酸检测临床应用

2019年02月03日

蔡卫平教授


HIV核酸检测与艾滋病防治目标的关系


艾滋病治疗与预防的三个90%目标


艾滋病治疗与预防的三个90%目标


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“十三五”行动计划

           --国办发〔2017〕8号


从文件中,我们可以提炼以下几点:

切实提高宣传教育针对性,增强全民艾滋病防治意识。 

切实提高综合干预实效性,有效控制性传播和注射吸毒传播。 

切实加强监测并规范随访,最大限度发现感染者和减少传播。

全面落实血液核酸检测和预防母婴传播工作,持续减少输血和母婴传播。

全民落实救助防治政策,挽救感染者和病人生命并提高生活质量。 

全面落实培育引导措施,激发社会组织参与活力。


HIV核酸检测方法介绍及对比


表1  HIV-1核酸检测的系列试剂盒—HIV核酸检测贯穿HIV生命周期

表1  HIV-1核酸检测的系列试剂盒—HIV核酸检测贯穿HIV生命周期


表2 HIV-DNA与HIV-RNA检测方法的对比表

表2 HIV-DNA与HIV-RNA检测方法的对比表


HIV-DNA检测的意义与临床应用


01 早期诊断HIV-1感染


HIV-DNA检测可应用于感染早期诊断


图2 诊断HIV感染各种实验室方法的窗口期

图2 诊断HIV感染各种实验室方法的窗口期


推荐HIV-DNA检测用于新生儿早期诊断[1]


推荐HIV-DNA检测用于新生儿早期诊断[1]


干血斑HIV-DNA检测可用于新生儿筛查


检测干血斑HIV-1 DNA与检测全血HIV-1 DNA 的特异性、敏感性及稳定性相当[2]


表3  全血标本的CAP/CTM艾滋病病毒检测及HIV-1 DNA扩增检测(1.5版)的临床参数

表3  全血标本的CAP-CTM艾滋病病毒检测及HIV-1 DNA扩增检测(1.5版)的临床参数


表4 干血斑标本的CAP/CTM艾滋病病毒检测及HIV-1 DNA扩增检测(1.5版)的临床参数

表4 干血斑标本的CAP-CTM艾滋病病毒检测及HIV-1 DNA扩增检测(1.5版)的临床参数


02 可能预测HIV-1感染后疾病进展


HIV-DNA对HIV感染进展的预测(SPARTAC研究)


基线HIV-1 DNA可以预测HIV感染的进展[3]


表5 患者基本资料

表5 患者基本资料1


图3 不同水平HIV-1 DNA患者进展至CD4水平低于350cells-μl状态的比例

图3 不同水平HIV-1 DNA患者进展至CD4水平低于350cells/μl状态的比例


未ART者


图4  不同水平HIV-1 DNA患者停止HAART后CD4水平下降至低于350cells-μl状态或需要重新HAART的比例

图4  不同水平HIV-1 DNA患者停止HAART后CD4水平下降至低于350cells/μl状态或需要重新HAART的比例


中断ART后


03 辅助预测和监测联合抗病毒治疗(ART)的疗效


对ART疗效的预测 (STIR-102研究)


ART 6周的HIV-1 DNA比HIV-1RNA和CD4更能预测治疗36个月时的效果[4]

ART 6周的HIV-1 DNA比HIV-1RNA和CD4更能预测治疗36个月时的效果[4]


监测ART疗效及预测ART方案能否简化


HIV-1 DNA对ART疗效监测的价值[5,6]

HIV-1 DNA对ART疗效监测的价值[5,6]


对ART方案是否能序贯简化具有预测价值


04 可能预测停ART后的病毒反弹


对中止ART后病毒反弹的预测(SPARTAC 研究)


HIV-1 DNA可以预测停药后病毒反弹[3]

图12 HAART及停止HAART后HIV-1 DNA的变化

图12 HAART及停止HAART后HIV-1 DNA的变化


经48周ART治疗


图13 不同水平HIV-1 DAN患者停药后发生HIV-RNA反弹的比例

图13 不同水平HIV-1 DAN患者停药后发生HIV-RNA反弹的比例


对比高载量


对中止ART后病毒反弹的预测(ANRS 116 SALTO研究)


HIV-1 DNA可以预测停药后病毒反弹[7]

表6 患者基本资料

表6 患者基本资料1

表6 患者基本资料2


治疗终止12个月后


05 应用于艾滋病功能性治愈的探索


Nature医学惊人发现:检测潜伏HIV,现有方法都不顶用?[8]


图15 《有缺陷的原病毒在急性HIV-1感染中的快速积累》

图15 《有缺陷的原病毒在急性HIV-1感染中的快速积累》


感染初期原病毒都有功能,在ART治疗初期PCR(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,聚合酶链式反应)检测的是有复活能力的原病毒。随着ART治疗时间延长,越来越多的潜伏病毒开始出现缺陷。于是研究者们用一种比较麻烦的方法来检测无缺陷的原病毒,即QVOA(quantitative viral outgrowth assay,定量病毒生长检测)。


研究共纳入19例20岁~76岁的HIV患者,对其体内大量原病毒进行全基因组测序。


患者体内大多数原病毒(90%~98%)有缺陷,无法再恢复活性。较晚开始ART的患者,PCR将HIV病毒库的真实大小高估了188倍,QVOA将病毒库低估了27倍。较早开始ART的患者,PCR将病毒库高估了13倍,QVOA将病毒库低估了25倍。


早期实行ART能降低HIV-1 DNA水平


早期接受ART治疗的急性HIV感染者比不治疗者HIV-1 DNA显著下降[9]

图16 ART后HIV-RNA变化

图16 ART后HIV-RNA变化


HIV DNA 几何平均数


治疗终止12个月后 病毒反弹


病毒


总 结


HIV-DNA检测可以应用于HIV感染的诊断,但对于疾病进展预测、ART疗效评估及功能性治愈停药前预测的作用,仍有待进一步研究验证。


HIV-DNA检测可以应用于HIV感染的诊断,但对于疾病进展预测、ART疗效评估及功能性治愈停药前预测的作用,仍有待进一步研究验证。




特别感谢


感谢李凌华和宫丹丹对本文的贡献

感谢李凌华和宫丹丹对本文的贡献!


文章来源:关艾汇


参考文献


[1] Abdollahi A, Saffar H.The Diagnosis of HIV Infection in Infants and Children[J].Iran J Pathol,2016,11(2):89-96.

[2] Stevens W, Erasmus L, Moloi M,et al.Performance of a novel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(HIV) type 1 total nucleic acid-based real-time PCR assay using whole blood and dried blood spots for diagnosis of HIV in infants[J].J Clin Microbiol,2008,46(12):3941-3945.

[3] Williams JP, Hurst J, Stöhr W,et al.HIV-1 DNA predicts disease progression and post-treatment virological control[J].Elife,2014,Sep 12;3:e03821. doi: 10.7554/eLife.03821

[4] Rodríguez-Sáinz C, Ramos R, Valor L,et al.Prognostic value of peripheral blood mononuclear cell-associated HIV-1 DNA for virological outcome in asymptomatic HIV-1 chronic infection[J].J Clin Virol,2010,48(3):168-172.

[5] Weiss L, Chevalier MF, Assoumou L,et al.T-cell activation positively correlates with cell-associated HIV-DNA level in viremic patients with primary or chronic HIV-1 infection[J].AIDS,2014,28(11):1683-1687.

[6] d'Ettorre G, Zaffiri L, Ceccarelli G,et al.Simplified maintenance therapy with abacavir/lamivudine/zidovudine plus tenofovir after sustained HIV load suppression: four years of follow-up[J].HIV Clin Trials,2007,8(3):182-188.

[7] Assoumou L, Weiss L, Piketty C,et al.A low HIV-DNA level in peripheral blood mononuclear cells at antiretroviral treatment interruption predicts a higher probability of maintaining viral control[J].AIDS,2015,29(15):2003-2007.

[8] Bruner KM, Murray AJ, Pollack RA,et al.Defective proviruses rapidly accumulate during acute HIV-1 infection[J].Nat Med,2016,22(9):1043-1049.

[9] Ananworanich J, Chomont N, Eller LA,et al.HIV DNA Set Point is Rapidly Established in Acute HIV Infection and Dramatically Reduced by Early ART[J].EBioMedicine,2016,11:68-72. 


文章转载自公众号:关艾汇

相关推荐

「案例讲解」HIV-DNA艾滋检测排查全程体验
HIV感染排除DNA单测 艾滋病检测DNA
咨询小海

扫码关注公众号
扫码关注公众号
微信咨询小海客服
微信咨询小海客服

服务热线

020-31602327

服务时间

周一到周五  09:00-22:00